当前位置:

院长寄语


        美容手术是永远改变身体的手术,这可不像一件你不喜欢可以退、可以换、可以扔的衣服,美容手术一旦做了,你就要一生伴随着这种改变。如果手术效果你满意,那很好;如果你不满意,手术也不可以退,不可以换,不可以扔,不可能花更多的钱撤销手术让身体恢复原样。某种意义上来说,受术者的身体像是原料,可以雕刻成艺术品的机会只有一次,求美者获得手术效果的机会是首次手术,再次手术,无论你找谁做,面对已经做过手术的更差质量的组织基础,效果可预测性都会更差。追求欧式眼,双眼皮割宽了就是宽了,基本没办法修窄;追求爆乳,用350ml假体把飞机场隆成D罩杯的石头胸,那就不大可能再用225ml假体做出外形自然、手感柔软的乳房。手术一旦做了,受术者就要一辈子伴随手术带来的改变,但是这本应该了解全面、慎重考虑之后才做出的决策,实际上患者基本都是基于非常少的有效信息、冲动与自我衍生的逻辑做出来的。糟糕的决策,通常导致不满意的结果,这就是行业内尽管医生技术上没什么错误但术后患者不满意的纠纷依然很多的原因,这种纠纷让医患双方都觉得自己憋屈而对方面目可憎。我从业这么多年,此前我和大部分医生同行一样,认为中国医患关系紧张问题难以解决,但在成为知乎重度用户这两年,尤其是为了真正了解患者,我开了一个工作微信,业余时间自己直接上阵和想做整形的知友大量交流后,让我认识到沟通以及患者教育的重要性,而且我个人将其视为解决目前整形美容行业混乱状况的希望。 我在知乎上回答整容话题,一开始是随手为之,后来却是有意尝试。我要尝试把整容的丑话(弊端)都说出来,看求美者头脑清晰之后是不是就不会冲动做整容了。尝试的结果是积极的。事实证明,臭长而专业的文章不是没人看,整容也并不是业内人普遍以为的头脑发热式的冲动——看我文章后放弃了整容念头的固然有,但是更多的人看了我的文章后,都能理性的地权衡手术的好处与风险、并发症,并做好接受万一的准备。

        
        整形医生同行一贯都强调让求美者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做好心理准备的理想的受术者我此前几乎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这两年我从知乎上找到我的求美者身上看到了理想受术者的影子——从知乎上找到我做整形的知友人数上不具有统计意义,但这些有意向整形的知友普遍都关注我很久,对我在知乎上提到的那些重要权衡也有想的比较清楚,然后军美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都发现这一小部分的患者特别容易沟通,所有人都更愿意和这样的患者打交道。当然,我不是说普通的求美者不讲理,而是缺少基本知识、同时也缺少基本信任的求美者,沟通起来相对困难。混乱的整形行业,求美者谨慎是对自己负责任的表现,但是医患双方互不信任,相互提防,沟通自然也毫无效率或成效可言。 

        以前,我主张教育患者,把丑话说在前面,军美上上下下都没人支持。现在,上知乎两年后,在我从来都不希望医院内部人士知道我也在上知乎的情况下,我的理念竟然不知不觉地得到了院内上上下下的认可,甚至于纷纷要求我对所有求美者一视同仁。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所以,我们决定重新建立一家全新的整形机构,这家机构将一如既往地将患者的长期的效果与安全放在优先位置,同时升级医院的环境和设备,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将致力于提供你在其它地方从来不可能获取到的关于整容的系统知识,致力于解决医患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我们的目标是让求美者掌握全面的信息,了解清楚手术所有选项的利益与权衡,然后做出决策,从而收获满意的效果。

        在保证手术安全与效果方面,现代医学里手术规范和手术室管理规范已经非常完善,我也作为中国卫生部特聘《美容医疗机构、医疗容科(室)基本标准(试行)》修订专家参与过卫生部新整形标准的制定,我的搭档何小华主任也是这方面资深的专家,军美在这方面已经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流程。

        在患者教育方面,我是业内重视整形科普的外科医生,我在知乎上回答过大量的整容话题,文字总数加起来让我也吃惊,但依然难免碎片化,把每一个整形项目梳理清楚,我认为不开一本书是不行的,但这种整容知道手册只有我自己来写。接下来我将在我的个人网站上以及微信订阅号、知乎等平台上,陆续更新这些内容,争取早日成书,并同时确保军美的员工掌握这些知识,并在她们的态度和行为上体现出我所希望的服务承诺。我当然也希望现在军美就能提供我所期望的服务,但是目前中文互联网既不存在能真正帮助求美者做出决定的内容,也不存在对求美者和整形医生双方观念都非常了解的患者教育人才。所以,科普文章要一篇一篇写,患者教育专家也得一个一个培训,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理想的医美服务体系也只能慢慢建立,但是改变行业就得走出这一步。作为私立整形机构,我以及军美的所有员工,理应为每一个求美者提供良好的服务,但是这种服务从来没有人或机构去提供,我们建立这种服务标准也需要时间,所以现在,我也只有请所有对我以及广州军美整形团队报以信任的求美者给予我们时间和耐心。

        我所做的这一切的目的是建立一种能充分保障医患双方利益的更高级商业模式。你可以理解为我想用摆明车马的阳谋作为竞争手段,我有信心这种策略将会让我们在市场上脱颖而出,我也欢迎同行向我们学习,致力于教育患者而不是忽悠患者。我欢迎大家对我要建立的系统、产品或服务发表意见,但是不要联想到我的个人品格,“业界良心”我当不起,我也肯定不是无良黑心医生,我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整形外科医生,一个庸俗平常之人。如果说野心或追求,作为一名执业30多年的整形医生,我想要的我都已经得到,现在我想证明的是,不靠噱头和广告,将医疗美容回归医学和服务之后,整形机构不但能存活,而且能活的更好,而且说不定能改变整个医美行业的形象。


首页中部优惠弹出层
首页左侧优惠栏